如何坏掉一首好诗的味道?
如何坏掉一首好诗的味道?


鄒金燦,字鴻儀,號商木,1985年生,廣東陽山人,2008年畢業於華南師範大學。治詩古文辭之學,旁涉《史》《漢》,以獨立不遷、篤行不倦爲職志,詩宗宋唐,作文以淵雅高古爲宗。著有《七百年的風流儒雅——唐宋詩會意》,詩人論詩,手眼獨到。召南詩社社員、創始人,從事詩教近十年,培養了一批精通古典詩歌創作的青年學者。

夜雨寄北图


2017年夏天,我一位朋友的外甥女来到广州探访他。


小女孩来自沿海某市,就读于当地最好的小学,马上要读六年级了,这番来广州,既是度暑假,也是向她这位博学多闻的舅舅,讨教一些语文学习的方法。


那段时间,适逢“部编本”教材出来了,中小学语文课本中的古诗文比例大幅增加。


小女孩拿出一本收录小学生必背古诗文的书,请舅舅讲解上面的诗。


他们说到了李商隐的《夜雨寄北》:


君问归期未有期。巴山夜雨涨秋池。

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


小女孩说,她的老师讲过这首诗,说这是李商隐写给友人的作品。


朋友当即告诉外甥女,关于这首诗,有两个说法:


一种说法认为,这是作者写给妻子的诗,因为它还有另一个题目叫《夜雨寄内》,“内”指的就是妻子。


另一种说法认为,这是写给友人的,也即是小女孩的老师所说的版本。


朋友跟外甥女说,从诗意上看,写给妻子的说法比较合理,这也是目前通行的解释。


说了这个意见之后,朋友马上去查了清人冯浩的《玉谿生诗集笺注》——这是李商隐诗集最经典的古注——看到冯浩说:“语浅情浓,是寄内也。


朋友合上书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——这个场景,自然是我脑补的。


小女孩信了。


几个月后,冬夜,月明星稀。


我和朋友出去吃晚饭,其间,他的外甥女忽然来电。


在电话里,小女孩请舅父再次确认:《夜雨寄北》这首诗,究竟是不是李商隐写给妻子的?


原来,小女孩刚刚参加了一次语文考试,里面考到了这首诗。她回答说,诗是李商隐写给妻子的。


然后,她被告知:回答错误。


朋友听了,哭笑不得。


我在一旁也唏嘘不已,默默地打开了百度,发现就连以不靠谱著称的百度百科,也说《夜雨寄北》是“写给远在长安的妻子(或友人)的一首抒情七言绝句”。


作为考官,你完全可以认定此诗是作者写给友人的,但不能断定“写给妻子”这一说法是错的,因为这是一首解释存疑的诗。


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件事。


京口瓜洲一水间


王安石的传世名篇:


京口瓜洲一水间。钟山只隔数重山。

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。


被收入了人教版的小学语文教材中,与之相配的2005年人教版《教师教学用书》中,特别注明第一句的“间”字,要读jiàn


许多人质疑这个读法。人教社为此专门答疑,坚称这个读法没有错,七绝可以首句不入韵,此字是“间隔”的意思。


其实,我们只要熟悉一下格律就知道,“京口瓜洲一水间”的“间”,要读平声jiān,原因有二:


一,七言近体诗的正格是首句入韵,“间、山、还”在同一个韵部。


二,“一水间”属于成词,古人大量用于平声韵脚里,杜甫的五律诗句“追饯同舟日,伤春一水间”即是如此。


关于“间(jiān)”字,《汉语大词典》有这么一个解释:“一定的空间或时间里。”这句诗的“间”字,可视为此义。


“京口瓜洲一水间”整句诗,并不费解:京口和瓜洲,近得只有一条江水的距离。


读jiān,凸显了两地很近,然而诗人难以前往的无奈之意,跟后面的“明月何时照我还”,可谓消息互通。古诗“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”,也是同样的笔法。


如果读jiàn,貌似增加了动感,其实韵味已经大打折扣,迹近焚琴煮鹤了。


在对《泊船瓜洲》一诗的解释上,百度百科保持了一向的不靠谱本色,它特地对“间”字标注说:“根据平仄来认读jiàn。”


拜托,如果根据平仄来论的话,更加不应该读这个音,因为那样一读,这句诗的后面三个字都是仄声了。


这种“三仄尾”的情况,通常出现在五言近体诗中,比如王湾的“潮平两岸阔”就是如此,然而在七言近体诗中,是很少三仄尾的情况出现的。


上一次看到这个“间”字读音的争论,是2013年的事了。不知道现在的中小学语文教学中,教师是否依然被告知要读“京口瓜洲一水间(jiàn)”?


(本文首发《南方人物周刊》“诗会意”专栏)

收藏 分享 收藏数0 阅读数345 点赞数0

热点话题
你可以输入140个字,现在剩余140
已有0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