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大英雄能本色 是真名士自风流

文/王素绚

说到古人冬天里的风雅,很多喜欢《红楼梦》的朋友对其中这样一个场景应该并不陌生,说是大观园一行众人芦雪庵赏雪,而史湘云带头大嚼烧烤鹿肉,还带动宝琴他们都围上来尝鲜。于是林黛玉打趣说:“今日芦雪庵遭劫,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,我为芦雪庵一大哭!”然而史湘云却当下还击她说:“你知道什么!是真名士自风流,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,回来却是锦心绣口!”

唯大英雄能本色 是真名士自风流

史湘云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“是真名士自风流”,这句诗也完全是史湘云性格的写照,而很多朋友也都是从这里知道的这句诗。

其实,这句诗最原始的出处是出自《菜根谭》:唯大英雄能本色,是真名士自风流。

与“真名士”相对的是“假道学”,他们满口风雅文章,给自己塑造一个道德楷模的形象,却以此作为自己寻求功利的“终南捷径”,而真名士恰恰相反,他们天生自有风骨,坦诚磊落;他们不完美,身上也有瑕疵甚至陋习,但他们不会刻意遮掩自己的缺点;他们有自己的精神世界,可能不一定符合人们心中道德模范的形象,但他们敢于正视,敢于承认,也敢于追求。

唯大英雄能本色 是真名士自风流

是真名士自风流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很多人说起这样的“名士”,总会想到道家风貌。但其实不然,在儒家经典《论语》中有一段文字,就被后人评价说是有“尧舜气象”。在《论语》第十一章《先进》中有“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”一节。这天,圣人态度分外谦和从容,令四弟子各言其志。前面三人说的都是经世纬国的大业,轮到曾皙,却不直言,只悠然描述了一幅“春风沂水”图。原文是这样写的:“暮春者,春服既成。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”夫子听了,“喟然叹曰:‘吾与点也!’”。“吾与点也”四个字,打破了我们往日固定印象里的孔老夫子,真情流露,一派自然,却显得尤为可爱。这段话将曾皙风度、孔子襟怀写的隽永之极,令人生发出无限神往。

东鲁春风吾与点,南华秋水我知鱼。所谓的“尧舜气象”,不就是这样的真诚无伪、浑然天成吗?

唯大英雄能本色 是真名士自风流

尧舜气象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真正高雅的人物,用不着装扮做作,一举一动,都是发自内心真挚的洒落。

清人金圣叹在提到自己著书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:生死迅疾,人命无常,富贵难求,从吾所好,则不著书其又何以为活也?

不一定每个人的志向都在于著书,但是他这前几句却都可引以为共鸣:生死富贵,都是无常而不可控的,所唯一可控的,就是你是否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以及,你是否敢于去追逐自己的内心。

版权声明:本文来源腾讯儒学。


收藏 分享 收藏数0 阅读数320 点赞数0

热点话题
你可以输入140个字,现在剩余140
已有0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