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危险之作”《牡丹亭》到底有多危险

文/杨阿敏

《牡丹亭》是明代汤显祖的“临川四梦”之一,汤显祖自称:“一生四梦,得意处唯在《牡丹》”。自问世之日起,就不同凡响,影响广泛。据说此剧“初出时,文人学士案头无不置一本”,“家传户诵,几令《西厢》减价”。不仅青年人喜欢,即使老年人“亦为此曲惆怅”。特别是在广大女性中间,受到极大欢迎与共鸣。

“危险之作”《牡丹亭》到底有多危险?

牡丹亭剧照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娄江女子俞二娘,聪明秀丽能文辞。尚未出嫁,酷嗜《牡丹亭》。自幼体弱多病,卧病在床尚好观文史,一天,父亲给她一本《牡丹亭》,读后对书凝视良久,情色黯然。认为,书以达意,自古以来的作者多数不能尽意而出。如《牡丹亭》中“生不可死,死不可生,皆非情之至”,这真能算得上是达意之作,汤显祖不仅把爱情的本质看的十分清楚,且能将自己的思想表达的极其透彻。

此书深得俞二娘之心,故而饱研丹砂,在书上密圈旁注,把自己的所思所想都记录在其中,常能出人意表。如在《惊梦》一出中注云:“吾每喜睡,睡必有梦。梦则耳目未经涉,皆能及之。杜女故先我着鞭也耶。”通过梦境,现实中无法实现,没有经历过的事情,都能得到满足,杜丽娘实先得我心。像这样的批注,随处可见。

“危险之作”《牡丹亭》到底有多危险?

牡丹亭剧照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因为读《牡丹亭》太投入、太伤感了,她竟然一病不起,断肠而死,年仅十七岁。汤显祖闻知此事后,作《哭娄江女子二首》诗哀悼:“画烛摇金阁,真珠泣绣窗。如何伤此曲,偏只在娄江。”“何自为情死,悲伤必有神,一时文字业,天下有心人。”真是有心人哭有心人,断肠者惜断肠者。

杭州有一个女伶名叫小玲,以色艺著称。特别擅长演出《牡丹亭》,曾经遇到自己的意中人,但却没能够走到一起,因此郁郁成疾。每次扮演杜丽娘演出《寻梦》、《闹殇》等出,真的就像自己真有其事一样,缠绵凄婉,泪痕盈目。一天演出《寻梦》,唱到“待打香魂一片,阴雨梅天,守得个梅根相见”,随声倒地。扮演春香者上前查看,已经气绝身亡了。她深刻体验到杜丽娘因为现实中无法得到爱情,只有借助“寻梦”来重温旧梦的缠绵。戏曲小舞台,人生大世界。只得在戏中完成自己的追忆与愿望,真真假假皆为一片痴情。

“危险之作”《牡丹亭》到底有多危险?

牡丹亭剧照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内江有一女子,自矜才色,不轻许人。读汤显祖的《牡丹亭》后很喜欢。直接到西湖去造访汤显祖,愿意嫁给汤显祖。汤显祖以年老推辞,这一女子不信,约定时间在湖上宴请宾客,前去观看。果然是一白发老翁,伛偻扶杖。女子只得感叹:“我平生希望得一才子,托付终生。现在其丑老如此,这也是命固如此。遂投水而死”

更有甚者,松江顾威明,继承先人产业,有田四万八千亩,而生性豪奢,酷爱观剧,聚集四方伶人演汤显祖《牡丹亭》。有一个伶人已经蓄须了,要他扮演杜丽娘,于是对顾威明说:“俗语云:‘去须一茎,偿米七石’,倘若你不吝啬,我才可从命。”顾威明抚掌笑着说:“这是小事儿。”即令一青衣在旁边数,总计剃去四十三根,立马取三百石白米送到那个伶人家,长此以往,不出四五年,所有的田都卖光了。最后因为拖欠赋税被县官拘捕,在狱中自缢而死。

“危险之作”《牡丹亭》到底有多危险?

牡丹亭剧照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明末杭州人冯玄玄,字小青,能诗,善音律。十六岁时被迫嫁给富商冯千秋为妾。受到大妇排斥,迁居孤山佛舍,忧郁而死,年仅十八。据笺笺居士《小青传》记载,小青酷好《牡丹亭》,曾感而赋诗曰:“夜雨敲窗不忍听,挑灯夜读《牡丹亭》。世间也有痴如我,岂独伤心是小青?”小青的悲剧感动了明清以来无数痴情的文人,吴炳的《疗妒羹》传奇和徐士俊的《春波影》杂剧,就是写的她的故事。

《牡丹亭》缘何有如此巨大的能量,让无数痴男怨女生生死死,只须细读开篇之《牡丹亭题词》即可明了: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梦中之情,何必非真,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?必因荐枕而成亲,待挂冠而为密者,皆形骸之论也。

本文来源腾讯儒学。


收藏 分享 收藏数0 阅读数92 点赞数0

热点话题
你可以输入140个字,现在剩余140
已有0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