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陆游与唐婉的悲情中 我们学到什么

文/金钟

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一生只爱一人,一辈子只情定一人,无论另外的她多么贤良淑德,无论另外的他多么温文尔雅,都不抵那一人,陆游和唐婉真正做到了。可惜,这痴情竟变成了悲情,相爱的人两相分离,不禁想问,原因何在,是陆母的不讲情理,是陆游的懦弱无争,还是唐婉的无所育?

从陆游与唐婉的悲情中 我们学到了什么?

曾经沧海难为水(《陆游与唐婉》豫剧剧照 图源网络)

青梅竹马实难求,结成连理几生修。陆游和唐婉实现了,这大概是几世修得的缘分。婚后三年间,两人浓情蜜意,吟诗作赋,举酒畅饮,泛舟享乐。古今有多少人叹息无知己,李白曾慨叹“知音不易得,抚剑增感慨”、孟浩然曾伤于“欲取鸣琴弹,慨无知音赏”,陪伴着陆游赋诗填词的是才华横溢、伉俪情深的唐婉,陆游得一唐婉足矣。

从陆游与唐婉的悲情中 我们学到了什么?

青梅竹马实难求(《陆游与唐婉》豫剧剧照 图源网络)

陆游家中是世代望族,先祖做过高官,父亲重官场之道,因受党派排挤,长期闲居不仕,所以希望陆游能名扬仕途,于是“二亲教督甚严”。陆游出生于靖康之乱时,目睹时事之乱,从小立志抗金复国,“上马击狂胡,下马草军书”。而在婚后,陆游似乎沉浸于与唐婉的欢情中,“二亲恐其惰于学,数谴妇”,不得不说,唐婉作为陆游的妻子,不能劝其学,也是有责任的。

另外,陆游家风谨严,是礼学世家;唐婉祖父专司礼仪工作,善于吟咏、歌舞等,也必然会影响到唐婉的个性,而唐婉的活泼性情与陆游父母的封建卫道士心理不能相称,自然招致陆母这封建女性的不满。

从陆游与唐婉的悲情中 我们学到了什么?

二亲恐其惰于学 数谴妇(《陆游与唐婉》豫剧剧照 图源网络)

《左传》中说:“男女同姓,其生不蕃”,男女宗族同姓间结婚,后代不会茂盛。“所翼妾生男,庶几姑弄孙。此志竟蹉跎,薄命来谗言。放弃不敢怨,所悲孤大恩”,唐婉最大的愿望是给婆婆生下孙儿,却不能实现,再有他人的风言风语,当唐婉三年“无所出”时,陆游的母亲以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为由,逼迫陆游休妻。

我国封建家庭讲究天伦之乐,而陆游在婚后与唐婉如胶似漆,似乎冷落了苦心培育他二十年的母亲,而陆父也将无久于人世,作为女性,陆母的失落感与嫉妒之心也自然而生,并逐渐地因害怕转为变态心理,不顾二人的不舍,硬生生地拆散了美好姻缘,落得一生悲痛。

于是“放翁不敢逆尊者意,与妇诀”。

从陆游与唐婉的悲情中 我们学到了什么?

放翁不敢逆尊者意 与妇诀(《陆游与唐婉》豫剧剧照 图源网络)

陆游写下了令二人悲痛一生的休书。两人分别时,唐婉送予陆游一盆秋海棠,言说此是断肠红,陆游却说应为相思红,年年相思时,断肠人在天涯。

十年分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也许不见,是最好的选择,过着淡如水的生活,将思念藏匿于心底,不被触动就不会掀起波澜。

可沈园的相见,像暴风雨一样催生了多年来压抑在心底的悲痛,曾经有多么幸福,如今就有多么痛苦。唐婉在重相见一年后便香消玉殒,留下了《钗头凤》,留下了沈园的故事。

从陆游与唐婉的悲情中 我们学到了什么?

十年分离两茫茫(《陆游与唐婉》豫剧剧照 图源网络)

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陆游只能用诗来寄托思念,“梦断香消四十年,沈园柳老不飞绵”、“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”,痛心这“东风恶,欢情薄”。

《钗头凤》(《陆游与唐婉》豫剧剧照 图源网络)

相爱,竟成罪过。回看两人的爱情,有欢乐,有悲伤,悲伤正从欢乐而来,又倍于欢乐。

从陆游与唐婉的悲情中 我们学到了什么?

东风恶 欢情薄(《陆游与唐婉》豫剧剧照 图源网络)

是男儿不能弃事业,

是女儿不能耽于爱情,

是女人不能生嫉妒之心,

恋爱婚姻,自有其缘由,用心维持,才得不休。

本文来源腾讯儒学。


收藏 分享 收藏数0 阅读数43 点赞数0

热点话题
你可以输入140个字,现在剩余140
已有0条评论